• 自動駕駛研發招聘(自動駕駛研發招聘)

    自動駕駛 861
    今天給各位分享自動駕駛研發招聘的知識,其中也會對自動駕駛研發招聘進行解釋,如果能碰巧解決你現在面臨的問題,別忘了關注本站,現在開始吧!本文目錄一覽: 1、職位量暴增365%,車企陷入招人難,畢業3年開出百萬年薪 | 甲子光年

    今天給各位分享自動駕駛研發招聘的知識,其中也會對自動駕駛研發招聘進行解釋,如果能碰巧解決你現在面臨的問題,別忘了關注本站,現在開始吧!

    本文目錄一覽:

    職位量暴增365%,車企陷入招人難,畢業3年開出百萬年薪 | 甲子光年

    當漲潮時,你是興奮,還是警惕?

    作者 | 劉小倩

    編輯 | 劉景豐

    年薪4.35億是什么樣的打工人?近日,網傳小鵬 汽車 總裁個人年薪4.35億,位居高管個人年薪榜單首位,有網友戲稱其為“最強打工人”。4.35億是個什么概念?2021年全球市值最高公司蘋果CEO庫克的年薪也才9870萬美元,合人民幣6.2億元。

    2月16日,小鵬 汽車 作出回應,指出網上流傳的高管所持股份的價值被錯誤解讀為年薪,實際應該是數年累計的股權激勵總和。

    即使是股權激勵,動輒數億元也狠狠刺激了大眾的心臟,不得不感慨一句 汽車 圈真有錢。實際上,新能源車企的薪資也確實不低。

    開年以來,自從把簡歷調整成open狀態,張朝(化名)的手機就基本沒有停過——全都是獵頭打來的電話、發來的信息,“起初是薪資增幅50%,后來又給了更高的title,最后告訴我公司背后的隱秘股東以及上市計劃?!?/p>

    短短幾周,這個過去5年一直是某互聯網公司程序員的90后,如今成為一家新能源 汽車 公司的team leader。

    甚至,在企業“求賢若渴”的形勢下,求職者也成了“大甲方”。 “營收低于100億或市值低于1000億,基本就算小公司了?!?這是幾天前一名電動 汽車 質量負責人崗的候選人對一位獵頭的抱怨。起因是獵頭告訴他雇主對某項業務經驗的看重,并聲稱這家公司很大,是“上市集團”,這激起了候選人的反駁。

    這不是孤例。早在去年年初,新能源 汽車 領域就掀起一波搶人潮,但時隔一年,這一局面似乎愈演愈烈。在 汽車 行業做了11年獵頭的Rachel向「甲子光年」透露,就在幾天前,一家二線新勢力雇主找上門來, 開口就要求3月底之前招聘到約60個崗位,且崗位幾乎都是P5-P7職級的核心技術骨干。

    專注 汽車 行業,擁有十幾年中高端人才咨詢服務成功經驗的企業ZIZEN Consulting公司管理合伙人周洪波告訴「甲子光年」,“ 一家新能源車企要面對的競爭對手已經不局限在 汽車 圈內,他們要跟谷歌、蘋果、微軟、華為、阿里、騰訊等大廠競爭。 如果沒有極強的吸引力,很難突圍?!?/p>

    為了搶占人才,把“百萬年薪”“期權誘惑”等當作造富神話的工具,是車企不得不利用的手段。

    新能源車搶人狂熱,但 如果你能一層層剖開往里面看,會發現有一類人才畫像是市場上極度匱乏的——軟件算法類的高級技術人才。

    采訪了多位新造車領域獵頭、求職者后,「甲子光年」梳理發現,在智能 汽車 人才高速流動的背后,一條趨勢線已經隱隱浮現: 三電技術(電池、電機、電控)是上一個時代的爭奪焦點,如今這個賽點已變成智能化。 人才只是第一站,車企更大的目標則是更快地建設智能化長板,讓人車互動,進而贏得這個新的市場。

    “規控方向,百萬年薪,如果不算期權大概80萬?!?

    這是有工作經驗的,那么對于沒有工作經驗的人會是什么“價格”?

    再看一條自動駕駛方向應屆碩士畢業生的分享:“上海某國企,年總包28W左右,不包括五險一金和餐補油補 VS 蔚來27k*(13+1.5)+700股+1w簽約獎金。請問該選哪個?”

    28萬的年薪,即使現在很多上市公司中層的薪酬也不過這一水平。

    實際上,從更廣的視角看,當下新能源車企給出的薪酬已經直追甚至超過了 科技 圈。BOSS直聘曾做過統計,2021年,造車新勢力給出的平均月薪為15367元,相比2020年同期上漲21.6%。 特別是一些與自動駕駛算法相關的職位,年薪甚至可達到百萬以上。

    因為,一家新能源車企在招人時要面對的競爭對手已經不局限在 汽車 圈內,他們要跟谷歌、蘋果、微軟、華為、阿里、騰訊等大廠競爭。

    隨著新能源 汽車 的智能駕駛市場爆發出越來越大的需求,智能研發人才根本不夠用。

    去年4月底,百度智能 汽車 品牌集度CEO夏一平在媒體訪談中回顧了召集團隊的過程,從早晨9點一直到晚上9點,12個小時背靠背地面試。夏一平表示,要在2022年底,將人員規模擴大2500~3000人。 這意味著,近2年,集度平均每個月至少要招125人。

    部分企業甚至更狠。今年1月初,在周洪波與 汽車 界的一些朋友交流過程中,某頭部電動 汽車 整車企業的高管提到, “他們公司在過去1年新增了4000多名員工,而且這個數據還不包括工人?!?

    難怪,脈脈人才智庫近日公布的2021年新經濟行業職位量增速前十的領域中,前三都與新能源相關,新能源 汽車 以365%的增速高居第二,搶奪著大眾的注意力。

    這一趨勢還會隨著智能網聯車的發展迅速擴大。中國電動 汽車 百人會研究預測,2022年中國新能源 汽車 年銷量將突破500萬輛;2025年將達到至少700萬輛,樂觀估計為900~1000萬輛。這意味著,到2025年,新能源 汽車 人才需求量將達9.2~11.6萬人,但總量供給嚴重不足, 人才凈缺口最多達3.7萬人。

    為了搶人, 薪資的增幅是最基礎的。

    在新能源車跳槽圈,業內流傳著這樣一句話:“ 風口上的崗位(軟件算法類)同城跳槽增幅30%以上,異地城市50%,給不起就別打電話?!?

    Rachel回憶過往11年在 汽車 行業的獵頭生涯,也有著相似的感慨。前幾年她接手的某車企總監級別候選人可能是60萬元年薪,但現在基本都到了80-100萬元,股權/期權都是另算的;就連一個沒有工作經驗的應屆生,年薪也基本能達到20-30萬元。

    股權激勵是一個更具誘惑力的手段。

    小鵬 汽車 董事會在2020年曾采納一項股權激勵計劃,將6040萬股用作股權激勵,這個數字約為當期在外流通股份總數的4%。 一個廣為流傳的案例是,有入職近4年的員工拿到接近2萬股股票,按照如今的股價來看,2萬股的市值高達300萬元。

    不僅如此,傳統車企也紛紛玩起員工激勵的新花樣。據統計,去年僅上汽集團、吉利 汽車 、長城 汽車 三家的股權激勵總金額就達到了約250億元。

    在這種情況下,部分企業要是還在談論期權,會更容易顯得是在“用愛發電”“精神刺激”了。

    更進一步看,軟件算法類技術候選人才是這輪造車人才爭奪的核心角色。

    打開BOSS直聘,蔚來 汽車 目前共放出1986個招聘崗位,其中技術工種達到1094個,占比高達55%;小鵬 汽車 共放出1113個招聘崗位,技術崗位為642個,占比約為58%;理想掛出1495個職位,技術人為747名,占比剛好50%。

    小鵬 汽車 3D視覺負責人王煜城在脈脈上公開指出過這一趨勢:今年以來,自動駕駛研發、智能座艙設計、軟件工程師等崗位的需求同比增幅已經超過2倍。

    這是因為,智能化是車企下一個階段競爭的主旋律。 不少消費者告訴「甲子光年」,“車門的開合方式、 汽車 內部的語音交互等都會影響我們的購買決策?!?/p>

    擅長構建智能化的候選人不缺機會,基本人均可以得到7-8個offer。 這使得獵頭為了保證有相應效益,不得不被迫采取一種策略——同時給候選人介紹至少10個崗位,使候選人不管最后選擇哪個offer,都能成為這名獵頭成功服務的案例。

    周洪波向「甲子光年」講述了背后的變化原因。這與新能源車的發展息息相關,2014年,電動 汽車 造車新勢力興起之際,將電動車造出來成為大家共同的目標,核心三電技術的相關人才成為市場香餑餑。時間推進到2019年,隨著競爭加劇、融資困難增加,單純的電動化概念在資本市場不那么吃香了。2021年初,電動 汽車 新勢力開啟了2.0時代,小米、百度等互聯網公司紛紛入局,結合他們在移動互聯網、智能硬件等領域的既有優勢,迅速搶占智能化賽道。

    Rachel對此感同身受,她向「甲子光年」透露了最近遇到的一個“幸福的煩惱”。這兩天她正在接觸一個二線新勢力雇主,對方準備搭建一個新團隊,給她的要求是, 約60個P5-P7的崗位,都是核心技術骨干,軟件算法類人才要占據70%,而且要在3月底之前到崗。

    但想找到這類符合要求的候選人并不容易。

    其一,優秀的人才不缺機會,這使得 汽車 界“搶人大戰”再度升級?!耙郧暗募追阶藨B更高,認為自己是挑選者、考察者;但現在, 甲方開始扮演一個影響者,靠自身魅力去吸引人 ?!盧achel觀察到,甲方意識正在慢慢改變。

    其二,到一定段位的人,考慮職業發展的維度會更加綜合,“選擇下一個目標公司,往近了看,至少會影響近2-3年的生活;往長了看,可能是7-8年,甚至是往后余生的職業生涯?!敝芎椴ń忉尩?。

    他向「甲子光年」透露,這兩天剛剛為一家新能源 汽車 公司敲定了研發高級副總裁的候選人。為了確定這個職位,他曾在開始搜尋之前,反反復復花了大量的時間和雇主一起分析業務需求、設計組織結構、人才定位、市場供應情況等因素,從而幫助雇主更加清晰地描繪出合格候選人的職業畫像。

    而這只是獵頭case的第一步,搜尋候選人后,至少還需要3-4輪以上溝通才會確定人選,再經過收入方案的設計與反復談判后才能走到入職的階段。

    整個周期一般為3-6個月,有時候會花費10個月甚至更長的時間。 “高階人才的跳槽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,不大可能出現戲劇化的一幕,對某一個候選人的選擇是一家公司高管團隊群體決策的結果?!彼硎?。

    與此同時,他也坦陳,近兩年智能 汽車 行業的蓬勃發展帶動了高階人士招聘需求絕對值的上升?!拔乙话悴婚g斷地開啟新case,在這兩年比較火的情況下,盡管我需要騰出一大部分精力來從事公司的管理以及 汽車 產業資源的開發等工作,一年也能做10來個相應的職位?!?/p>

    他負責C-level(CXO,CEO、CFO、COO等)以及D-level(總監及以上)的人會比較多,從業經驗都在15-20年以上, 其中,數百萬年薪的高管職位比比皆是,年薪千萬者也不乏其人。

    實際上,在這一輪的人才流動中,大多都是從互聯網企業輾轉至各個新能源車企。過去十年,依托蓬勃發展的互聯網行業,大量軟件算法類人才在市場中嶄露頭角。而如今,互聯網的聲浪逐漸平息,他們也急切地需要找到下一個“互聯網”時代。

    人才的流動,背后是整個 汽車 產業的升級。

    都說當下的新能源 汽車 像極了十年前的手機大戰,事實上,新能源車競爭的慘烈程度較手機有過之無不及。

    造車是個燒錢的行業,百億起點是心照不宣的標準線。如雷軍宣稱要拿100億來造車,李一男在發布會上提到牛創 汽車 大概能融到30億美元,李斌的造車標準線也從前幾年的“沒有200億不要來造車”進化到“沒有400億不要來造車”。

    “繁榮”背后,是一場來自 科技 公司對權力爭奪的較量。 移動互聯網的高速增長已經成為過去式,大家都在尋找下一個階段的“黃金十年”,而新能源 汽車 完美契合了人們對美好未來生活的向往。

    新能源車都在朝著“心中戰略高地”方向前進。為此,他們也將不惜重金投入研發。

    2021年3月,蔚來 汽車 發布財報后,李斌在財報電話會上表示,蔚來 汽車 2021年研發投入計劃翻番至 50 億元。

    “蔚來目前是跟著特斯拉的路線在走”,蔚來 汽車 正在加速研發智能操作系統。2021年第三季度,蔚來 汽車 的研發費用為11.93億元,較2020年第三季度增長101.9%,較2021年第二季度增長35.0%。去年下半年,蔚來 汽車 曾發布新一代智能操作系統NIO OS 3.0.0,并向用戶開啟推送。

    對小鵬 汽車 來說,從成立之初就要做自動駕駛全棧自研,且相關團隊已經磨合許久。小鵬不僅自研視覺感知,在傳感器融合、規劃、定位、決策、控制等環節,以及數據采集、標注等方面也有大量的研發投入。數據和算法的全閉環,讓小鵬能夠快速實現“空中升級”。

    理想也將軟件研發的重視程度上升了一個高度,并正在加速人才擴張。理想 汽車 創始人李想在年初發微博承認,在公司創業初期沒有投入精力做自動駕駛自研,當時的錢幾乎都投入到了產品研發、自建工廠、供應鏈和服務體系的建設,以及給團隊發工資。但這一局面在2020年理想IPO后得到扭轉。上市后,理想停止了與Mobileye合作,使用國產芯片開啟自動駕駛全棧自研。分別在2021款理ONE上新增基礎ADAS(高級駕駛輔助系統)和基礎AEB(主動安全)功能,并在去年年底交付NOA(導航輔助駕駛)和AEB兩項功能。

    “只做設備提供商的前景是有限的,成為類似手機安卓、IOS操作系統才是最厲害的?!?Rachel對「甲子光年」表示,現在來看,生產手機,就是顏色、材質、價格等維度更新迭代的競爭,而讓人們在 汽車 上擁有與在智能手機同樣便捷的應用需求,會具有更大的想象空間。

    近日智行者CEO張德兆在跟「甲子光年」交流時稱, 汽車 的第三個階段是成為“管道”。舉個例子,比如說乘客去北京出差,從首都機場出來后可以打一輛無人出租車到天安門廣場,車輛將會直接按照乘客的喜好、價位、品牌,將乘客送到目的地附近的酒店。手機時代的運營商是傳遞“信息流”,自動駕駛時代的運營商則傳遞“人流”。

    而現在大家爭奪的,就是智能化的終局下,誰能成為那個“運營商”。

    這個目標,對造車企業來說是一場成王敗寇之爭。但對其中的個體人才來說,則需要保持足夠的清醒。

    當 汽車 從內燃機時代的功能 汽車 轉向新能源智能 汽車 時,供需的缺口和質量矛盾已經達到頂峰,現在是一個有錢也難以找到人的時代。

    什么樣的人才更容易與高速發展的新能源車企相匹配呢?

    中國人才研究會 汽車 人才專業委員會理事長朱明榮曾給出一個畫像—— 具備“新四化”特質的復合型、戰略型、創新型人才。

    具體來說,專業知識過硬、最好擁有3-5年,甚至5年以上的垂直行業經驗,愿意接受新事物,有自驅力和學習能力。如果這個人熱愛 汽車 行業,將會是一個加分項。 汽車 已經成為了新物種,更新迭代速度遠超過人們的想象,這個行業需要持續不斷投入,故步自封是死路一條。

    然而,挖墻腳式的搶人才并不是長久之計。

    在脈脈的交流圈內,有人道出內心的恐懼, “車企里面的僵硬管理模式帶來的站隊和激烈內斗是絕對的硬傷,高端人才在這樣的環境中基本不可能存在,只能被淘汰?!闭且驗檫@種擔憂,使得這位從互聯網行業跳槽車企的從業者再次回歸到互聯網行業。

    此外,不少求職者還在擔憂,近兩年的新能源車更像是一個風口,資本瘋狂在砸錢,車企瘋狂招人擴張,可能過不了多久就會再開啟新一輪的裁員。

    另一方面,車企和高校都在努力修復這種人才失衡的局面。 車企方面,上汽集團人力資源部副總經理胡唯曾指出,正在通過和一些高校的合作,開展一些競賽類的項目,來提前鎖定優秀人才。學校方面,在教育部制定的《普通高等學校本科專業目錄》中,新設了“智能車輛工程”專業,不少高校調整了人才培養方向。

    不管是對于資深工程師、亦或是剛剛踏出校園的求職者,“即有利也有弊?!睆埑硎?,每一個行業都存在風口之際,外界變化會給予更多機會,也會提升求職者“身價”,最重要的是判斷自己是否在這個過程中學到了過硬的本領。

    當下, 汽車 人正在經歷著行業的巨大變革,人才的巨額需求與有限供應之間的矛盾,推動了他們的收入、職級、職權范圍的飛速增長,但這并不意味著個人的能力和素質也必然得到同步增長。

    周洪波補充道,“風口總會過去, 汽車 人在享受今天產業變革紅利的同時,更應該著眼于把握潮流、努力夯實自己的能力與素質,這才是他們能夠獲得長久的職業生涯競爭力的根本?!?/p>

    小米造車“急”了,針對自動駕駛領域發布大量招聘職位

    6月14日,小米公司的官網開始陸續冒出關于自動駕駛的各類職位。

    通過這張圖片,可以看出此次社招的細分工種十分豐富:數據平臺、車載基礎架構、決策規劃、毫米波算法、開發工具、前端平臺開發、嵌入式軟件、控制、感知、高精地圖、仿真平臺等共20個崗位。且每一項招聘啟事前,都有一個“急”字。

    這應該算是小米自己正式為造車發力的重要標志之一。

    當然,真的只靠小米目前的能力,3年里就能造出一輛車,十有八九是不可能的——就在發布自動駕駛職位的前幾天——本月8日,雷軍曾低調造訪了保定的長城 汽車 研發中心,雖然雙方均未對外公布此次行程的目的內容,但業內都認為與小米的代工有關。

    而6月13日的2021中國 汽車 重慶論壇上,比亞迪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裁王傳福更曾明確表示:“未來在 汽車 業務上比亞迪將支持小米 汽車 的發展,而且不僅是支持,比亞迪和小米在 汽車 領域的合作正在洽談一些項目?!碑斎?,之前就有分析人士估計,比亞迪與小米 汽車 的合作十有八九與電池有關。

    據此次職位招聘信息中顯示地點推測,小米 汽車 十有八九地準備把研發中心放在北京,原因是北京地區的自動駕駛人才是全國最多的。

    事實上,按照如今國內造車新勢力或自動駕駛技術獨角獸的“慣例”,不會只在一個城市設立重要部門,因而小米 汽車 的造車研發中心,很有可能不會只有一個。

    比如,和小米手機有著深度合作的武漢。武漢市的有部門在小米加入造車混戰后,直接表示:會積極對接小米。

    以及同樣擁有大量的 汽車 研發人才的上?!鶕蚵殘錾缃黄脚_LinkedIn領英在4月底發布的《智能出行領域全球人才洞察》報告顯示,北上廣是中國智能出行領域人才最多的城市。其中上海排名第一,放在全球領域也是比較高的。

    據此前一家跨國 汽車 零部件供應商透露,小米正計劃在上海安亭建立一個研發中心。

    統計顯示,早在2012年,小米就開始 汽車 技術專利的申請,往后每年都會有或多或少的相關專利增加。截止2020年,小米集團與 汽車 有關的專利已超800件,其中發明專利占比超過96%。

    但事實上,小米大部分設計造車的專利只能算“錦上添花”。多為諸如“ 汽車 鳴笛音量調節方法及裝置”、“疲勞駕駛檢測方法及裝置”、“控制車輛預熱方法及裝置”、“車載藍牙播報方法和裝置”等聽起來有趣,但并不“硬核”的“邊緣”專利。

    公開專利信息數據顯示,相比百度、阿里巴巴、華為等,小米無論是在“智慧交通”,或還是“自動駕駛”領域的相關專利數量均處于下風,且差距較大。

    除了數量,在專利覆蓋面上小米也是最少的。尤其是在造車中難度和門檻最高,也是最能彰顯企業研發實力的自動駕駛。

    覆蓋最全面的就是百度和華為。前者主攻“整車硬件架構”、“圖像處理算法”、“激光雷達處理算法”、“自動駕駛系統”、“自動駕駛片上系統”、“虛擬仿真測試”等,已經具備自動駕駛感知、決策、執行的軟硬件全棧研發能力。而后者大部分的相關專利多為2019年底到2020年之間申請,處于“實質審查”階段,主攻“自動換道方法”、“軌跡規劃”等基礎功能。

    小米在自動駕駛領域的布局,除了一些關于 汽車 級駕駛員監控系統(DMS)的專利,僅有一條關于自動泊車的相關專利。而DMS一般都是針對L2-L3級別的自動駕駛系統而言的,對目前許多智能駕駛 科技 公司和造車新勢力開始主攻的L4級別的自動駕駛系統。

    或許這也是為何,小米開始社招“自動駕駛工程師”的同時,另外還投資了兩家自動駕駛技術公司——6月3日,小米參與了縱目 科技 的1.9億美元的D輪投資;6月8日,小米和高瓴、美團共同領投了禾賽 科技 超3億美元的D輪融資。

    這也是小米官宣造車后,首次在 汽車 領域進行投資。而且就目前情況看,這兩家公司是今年5到6月間獲得融資的16家自動駕駛相關公司里,獲投金額最高的兩家。

    半個月不到的時間里,不差錢的小米一邊不斷拜訪車企尋求合作,一邊開始高額投資,及社招自動駕駛人才,展現出對造車的急迫感。

    不同于消費類電子產品,雖然如今都說“軟件定義 汽車 ”、“智能 汽車 就是一部手機加四個輪子”,但事實上 汽車 產業鏈依舊是復雜且冗長的,更重要的是——對安全性可靠性的要求極高。小米雖然不差錢,但在技術和經驗方面無論是與其它先行進入造車領域的互聯網/ 科技 大廠,或還是造車新勢力甚至是傳統主機廠,還有著較大差距。

    就當前而言,與主機廠進行深度合作代工同時投資自動駕駛獨角獸,或許才是小米最為快捷的造車方式。

    華為諾亞方舟北京年薪

    華為諾亞方舟北京年薪基本5000以上,具體要看你的級別,級別不一樣,年薪不一樣。

    諾亞方舟實驗室是華為公司從事人工智能研究的實驗室,秉持理論研究與應用創新并重的理念,致力于推動人工智能領域的技術創新,并為華為公司的產品和服務提供支撐。本項目組研究方向包括但不限于:神經網絡模型壓縮/加速(量化、剪枝、蒸餾等)、高效骨干模型設計(CNN、Transformer、MLP 等),應用場景包括但不限于分類、檢測、分割等。項目組兼顧理論創新和業務落地,在 AI 頂會每年發表論文多篇,并承擔華為公司內部多個重要業務。

    小米官網發布大量汽車招聘 研發中心或將落戶北京

    日前,小米公司發布了大量關于自動駕駛的職位需求,招聘的崗位包括了自動駕駛工程師,包括數據算法、高精地圖、毫米波算法、車載基礎架構、前端平臺研發等。同時,招聘啟事前都加上了“急”字,職位的招聘地點都在北京海淀區。

    業內人士分析,這可能意味著小米要把研發中心總部放在北京了。

    今年3月30日,小米集團正式發布公告宣布進軍造車業務,小米首席執行官雷軍將兼任汽車業務的首席執行官,對汽車業務首期投資為100億元人民幣,預計未來10年投資額100億美元。自小米宣布造車以來,業界均認為小米作為科技企業,造車最佳方案應是選擇代工模式。由此,業界對“小米代工花落誰家”的猜測從未停止,“緋聞對象”包括了比亞迪、上汽通用五菱、長城汽車等車企。

    此前,有媒體報道,小米正計劃在上海建立一個研發中心,目標地點是在安亭。安亭作為上海汽車重鎮,有大量的汽車行業從業人士,特別是工程師數量巨大。目前在上海,有理想、蔚來、奇瑞、寶能、上汽、通用等多家車企建立了研發中心。一些新興車企看中上海安亭地區人才聚集度高,因而將研發中心設置在此。

    關于自動駕駛研發招聘和自動駕駛研發招聘的介紹到此就結束了,不知道你從中找到你需要的信息了嗎 ?如果你還想了解更多這方面的信息,記得收藏關注本站。

    掃碼二維碼